森保一上任即面臨雙重大考 亞洲杯+東京奧運試金
森保一(資料圖)

  北京時間昨天傍晚,日本足協正式召開發布會宣布現日本國奧主帥森保一正式出任國家隊主帥,同時他也將繼續擔任日本國奧的主帥。這也是繼特魯西埃之後,日本足球第二位兼任國家隊和國奧隊的主帥。森保一表示:“一個人要同時擔任兩支球隊的主帥,的確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如果能夠藉助各方力量一起幫助日本足球,那麼就能夠化不可能為可能。”對於森保一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任務自然是2020年東京奧運會,這涉及到“足球能否成為日本第一運動”的地位之爭。但從長遠角度來看,森保一還肩負着日本足球改革的重任。

  過去四年,日本足球曾嘗試改革,並請來了阿吉雷和哈利霍季奇,但最終還是在世界盃開始前三個月強行“掉頭”。回歸傳統日本足球的他們收穫了世界盃歷史最佳戰績,但也再次暴露了困擾他們多年的戰術短板。從未在國際大賽舞台上證明過自己的森保一,在日本足球改革走到最關鍵的十字路口時扛起了這副重擔。

  森保一是誰

  現年49歲的森保一,出生在長崎市,球員時代曾代表日本國家隊出場37次,打進過2球。2003年退役后開始教練生涯,初期曾出任日本U19青年隊教練並在亞洲青年錦標賽上帶隊獲得過亞軍,後來他辭去了國家隊的工作並加入廣島三箭俱樂部從事青訓工作。也正是在這裡,森保一向所有人證明了自己的執教能力。

  2011賽季J聯賽結束后,廣島三箭因赤字縮減人力資源費用,除所有球員降薪外,也沒能跟已帶隊6年的J聯賽傳奇教練佩特洛維奇續約。引援方面,優質內援一個沒有,強力外援更是幻想。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時正擔任俱樂部強化競訓部部長的森保一成為球隊主帥。這也是其第一次帶職業J聯賽球隊,他繼承並改良了佩特洛維奇的“3-6-1”陣型,在不被外界看好的情況下,依靠西川周作、水本裕貴、高荻洋次郎、青山敏弘、佐藤壽人等本土特點型球員(綜合實力並不強)拿下了2012、2013和2015賽季三次聯賽冠軍。巧合的是,在森保一帶隊奪冠以前,上一個帶領球隊拿下J聯賽冠軍的本土教練,正是他在國家隊的“前任”西野朗。

  在就職發布會上,森保一也表達了對於前輩西野朗的尊敬:“西野朗教練真的是個很優秀的教練,他推行了日本式的足球和適合日本人的足球。哈利霍季奇教練之前為我們指出了日本足球的不足之處——反擊和快速推進,這也是我們在世界盃上新增的部分。現在,我要接過西野朗教練的接力棒,繼續發揮日本人的優勢所在。”

  為什麼是森保一

  儘管率領日本隊創造了征戰世界盃的最佳戰績,但實際上,在俄羅斯世界盃開始前,西野朗就基本已確定會在世界盃后離任。如果不是哈利霍季奇的突然下課,早已在技術委員會官居閑職的西野朗也沒有機會“出山”。所以,日本隊征戰2018世界盃和選帥工作是同步進行的。

  7月5日,日本足協公布了最新的選帥思路:繼續信任本土主帥。沿着“繼續使用本土主帥”的思路,日本足協開始了自己的工作。但實際上能夠入圍的人選並不多。除了日本本土主帥國際大賽經驗匱乏的短板,更重要的原因是日本足球的改革已經走到了最關鍵的十字路口。新帥除了要帶領日本隊取得好成績,更要從國家隊層面開始改造日本足球的技戰術風格。

  近年來,日本足球的確湧現了一大批實力不俗的教練,長谷川健太、森保一、手倉森誠、石井正忠、風間八宏、鬼木達等都具備了不俗的執教能力,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國際大賽經驗不足。

  2017賽季,堀孝史率領浦和紅鑽奪得亞冠冠軍,在此之前,J聯賽球隊已經整整8個賽季無緣亞冠冠軍。在J聯賽各支球隊大力啟用本土主帥並收穫成功的背後,是J聯賽球隊大賽經驗匱乏、外戰戰績難有提升的現實狀況。在這樣的背景下,曾接手其他級別國字號的本土教練因帶隊參加過洲際比賽在這方面相對有些優勢,現國奧主帥森保一和16國奧主帥手倉森誠也因此成了日本國家隊主帥最有力的競爭者。

  但相比較之下,森保一在球員當中的人氣和信任度要高於手倉森誠。俄羅斯世界盃期間,兩人都作為西野朗的助理教練出現在了世界盃的舞台上,但也是在那個時間段內,日本媒體曝出隊員們質疑手倉森誠執教能力的新聞。而森保一被爆出有可能就任日本隊主帥之後,參加了俄羅斯世界盃的球員們也普遍表達了對他的認可。

  森保一行嗎

  坐上日本國家隊主帥的位置,森保一要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精力分配。執教五年半拿到三個冠軍,作為廣島三箭功勛教頭的森保一在聯賽層面無疑是成功的。但在亞冠和國際大賽的舞台上,他還沒有真正在大賽中證明過自己。與此同時,肩負着日本足球技戰術改革升級重任的他需要對聯賽、青訓甚至裁判等都發表意見。

  最為關鍵的還有,森保一需要開始思考並解決“如何將日本隊身體素質的弱點降到最低”這個困擾日本足球多年的難題。不難看出,國家隊層面,等着他去做的工作多如牛毛。

  但實際上,對於森保一個人甚或日本足球而言,2020年東京奧運會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任務,因為這涉及到“足球和棒球誰會成為日本第一運動”的地位之爭。

  多年來,日本足球塑造了相當正面的形象。他們走進社區,貼近小朋友,真正把草根足球和青訓足球做到了極致。這是他們能夠快速發展並與第一運動棒球進行競爭的基礎。同時,J聯賽良性、健康的運營和發展也促進了足球在日本國內的發展。目前,J聯賽已來到跨越式發展的關鍵階段,除了能將優秀的本土選手送到整體水平更高的歐洲踢球之外,伊涅斯塔、托雷斯等曾經的超一流巨星也提升了J聯賽的市場影響力和商業價值。

  在這樣的趨勢下,足球取代棒球成為日本第一大運動已指日可待,但當棒球確認時隔十二年重回奧運賽場時,事情又現變數。東京奧運會兩支球隊的表現或將直接決定這場地位之爭的最終結果。

  但擺在面前的另一個事實是,2019年的亞洲杯也近在眼前了。在俄羅斯世界盃結束后,長谷部誠、本田圭佑宣布退出國家隊,長友佑都、吉田麻也、香川真司和乾貴士等主力球員也很難成為下一屆世界盃的主力成員。從現階段來看,日本隊雖然有許多能力潛力俱佳的年輕人,但這些年輕球員暫時還沒有接班前輩的能力。在過渡期選擇怎樣的人選和戰術出戰亞洲杯並拿到令國內滿意的成績,是森保一上任后的第一個大考。

  即便不考慮以上因素,驟然接手國家隊,森保一也必然要花費大量時間來適應和調整。而在這樣的背景下,森保一的執教前景更加令人擔憂。至於最終他將交出怎樣的答卷,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