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厄齊爾與埃爾多安的合照引發爭議  圖源:德媒視頻截圖

  “當我們贏的時候,我就是德國人;而當我們輸的時候,我則是個移民。”

  22日,球星厄齊爾怒發3份聲明,宣布脫去德國隊10號球衣。他義憤填膺地控訴德國社會的“種族主義”,用自己“沒有被接受的”土耳其血統,揭開德國多元化的裂痕。這在世界盃之後的足壇,甚至是飽受移民問題困擾的歐洲,都引起不小的震動。

  而許多德國主流媒體,卻似乎依舊抱着自己的“傲慢與偏見”,就像對待去年年末中國U20選拔賽的“藏獨”旗幟時,狂甩“言論自由”一樣。

  可是,不管德媒是“輕描淡寫”,還是“甩鍋”,都無法掩蓋德國社會在移民接收、身份認同上分裂的現實,當歐洲右翼勢力抬頭,曾被高舉的“多元化旗幟”,在這場風暴中,不知能否堅挺?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俄羅斯世界盃輸給韓國隊后,厄齊爾蹲地,難掩失落  @視覺中國

  為德國贏那麼多榮譽,但“很明顯,我不是德國人……?”

  當地時間22日,有着土耳其血統的德國球星厄齊爾,怒發3份聲明,回應此前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照片門”。

  本次世界盃前,厄齊爾、京多安兩位德國國腳與埃爾多安合影事件遭德國媒體曝光,德國國內球迷對他此舉非常不滿。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當時更批評稱,兩名球員“任由自己被選戰所操弄”。此後,京多安很快發聲表示自己和厄齊爾並無政治意圖。而厄齊爾卻持續保持沉默。在此期間,德國輿論中關於他的爭議不曾停歇。加上世界盃成績不佳,加劇了球迷對他的反感。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厄齊爾與埃爾多安的合照引發爭議  圖源:德媒視頻截圖

  在第3份聲明中,厄齊爾也指出了自己飽受指責的原因:“在格林德爾和他的支持者眼中,當我們贏的時候,我就是德國人;而當我們輸的時候,我則是個移民。儘管我在德國納稅、向德國學校捐贈設施,並在2014年與德國隊一起贏得了世界盃,但我仍然沒有被社會所接受。我受到了區別對待。

  截止到本次世界盃,29歲的厄齊爾已經為德國隊效力了9年,出場92次打進23球,是球隊四年前奪得世界盃冠軍的主力。

  但是如他所說:“很明顯,我不是德國人……?”

  德媒:“極其自以為是,悲劇的退出!”

  厄齊爾事件迅速佔領了多數德媒的頭版頭條。移民接受上的分裂、身份認同危機、民族主義抬頭等問題在德國甚至歐洲社會存在已久,作為一個知名球員,厄齊爾將這些問題推到風口浪尖。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國國家級的媒體上,並沒有看見對這些問題的深刻反思,反而是一致指責厄齊爾只顧“甩鍋”,“沒有一絲自我批評”。

  首當其衝,言辭最激烈的要數德國國內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圖片報》。報道在頭條文章中寫道:“(厄齊爾自己認為)唯一一個沒有錯的就是,厄齊爾……經過兩個月的反思,沒有一絲自我批評。”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圖片報》截圖  本文德語翻譯均來自觀察者網/武守哲

  《圖片報》還在厄齊爾的3份聲明中挑出關鍵句,逐句進行批判。最後得出結論:“極其自以為是,悲劇的退出!”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厄齊爾在聲明中表示,無法接受媒體將德國隊在世界盃上的失利歸因於自己的德國-土耳其雙重血統,以及“照片門”。

  《圖片報》表示,這是完全的廢話,純粹的自憐。

  而厄齊爾對媒體用他的照片和名字來解釋世界盃失利的不滿,則遭到《圖片報》這樣的回應:厄齊爾作為一名核心球員,無精打採的表現極大地促成了這場歷史性失敗。

  《德國世界報》雖然在首頁標題上表示,厄齊爾事件不僅僅是個人前途問題,還會帶來一連串反應,但是具體報道中,也是強調厄齊爾沒有足夠的自我批評。報道稱,厄齊爾離開德國國家隊,這是“雙輸”的決定。德國隊失去了一位出色的球員,厄齊爾則失去了自尊,他的聲明根本沒有足夠的自我批評。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世界報》截圖

  《明鏡周刊》則將此事用“整合不夠”作為解釋,也沒有深刻思考分析德國社會的內因。

  全篇大致意思有兩點,首先,報道稱,這件事說明德國足協管理不力,總體上很失敗。其次,厄齊爾指責德國人把足球政治化,誰在搞政治化?恰恰就是厄齊爾本人,他在世界盃前和京多安拒絕承認自己是德國人。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明鏡周刊》截圖

  對待中國U20事件,德媒狂甩“言論自由”

  沒有反思,自我感覺良好地將鍋甩給別人,德國媒體這樣的“傲慢與偏見”其實並不是第一次了。

  去年11月18日,在中國足協U20選拔隊在德國的首次比賽中,由於觀眾席上有人掛出了“藏獨”旗幟,中國隊隊員離場拒絕比賽以示抗議。

  此事發生后,德國國內各主要媒體如《南德意志報》、《法蘭克福彙報》等均轉發了德意志新聞社(DPA)的通稿,題為:“中國方面認為此事背後有‘陰謀’”。

  在評論文章中,德媒又幾乎一致將其解讀為“基本言論自由的表達”,而且幾乎找不到任何對此的異議和反思。

  其中最為激進的要數黑森州有名的極左媒體《法蘭克福評論報》,該媒體事後發表以《球場上的中國“斯塔西”》為題的評論員文章,認為在賽場外干擾那些“藏獨”人士表達“自由意見”的中國人帶有中國政府背景色彩(“斯塔西”為前東德情報機構)。文中竟出現這樣的言語:“在球場外我們在言論自由問題上教訓不了中國人,那就在球場內給這些中國球員上一課。”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德媒批厄齊爾的傲慢與偏見 與當年批我們中國時一樣

  《法蘭克福評論報》的報道:標題“球場上的中國‘斯塔西’”,內容有“我們可以在球場內和中國年輕球員討論言論自由”等話語

  分裂的德國社會

  德媒們繼續着他們的“傲慢與偏見”,但那些他們“視而不見”,或“輕描淡寫”的問題,的確正在肆無忌憚地分裂着德國社會。

  近年來,歐洲右翼勢力抬頭的趨勢越發明顯:去年法國大選,“極右翼”候選人勒龐聲勢浩大;也是去年,“極右翼”政黨德國選擇黨(AfD)以12.6%的支持率成為德國議會第三大黨;今年5月,朱塞佩·孔特成為意大利新總理。

  而德國默克爾政府在今年上半年漫長的組閣道路,和上個月面臨的下台危機,都證明了,右翼勢力抬頭使社會裂痕越發明顯。而恐怖主義頻發,加上內部對移民的接受、安置、身份認同等問題的分化,又是矛盾的中心所在。

  也許是巧合。上個月,“德國戰車”在俄羅斯世界盃爆冷“翻車”,衛冕冠軍提前回家。也是在同一周,德國總理默克爾正經歷着她政治生涯的“至暗時刻”。

  默克爾所在基民盟的姊妹政黨基社盟,在移民政策上給默克爾施加壓力。基社盟領導人霍斯特·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準備公布一項“移民計劃”,該計劃將減少接受難民的數量,增加驅逐出境的數量,並授權警方,使其能夠立即在邊境遣返任何已經在另一個歐盟國家註冊的難民。

  澤霍費爾在28日歐盟峰會前威脅稱,如果默克爾不能從歐盟獲得一個更好的移民計劃,他將實施其移民計劃,禁止難民進入德國南部邊境。這可能導致基民盟和基社盟70年之久的聯盟關係毀於一旦。那也會使默克爾失去在議會中的多數席位。

  在28日開始的歐盟峰會上,默克爾“背水一戰”,在與其他27國領導人圍坐一夜,歷經12小時談判后,終於達成協議。

  但這份協議似乎並沒有讓澤霍費爾滿意,他在7月1日宣布辭職。

  7月2日,澤霍費爾與默克爾進行了長達2個小時的談話,雙方才達成妥協,澤霍費爾表示自己不辭職。默克爾的危機才暫時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