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鴻炮轟米蘭新主:凍結我資本 對管理不上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一天之內,AC米蘭俱樂部發出了兩份公告——

  北京時間7月21日凌晨3點,“AC米蘭俱樂部很高興地向球迷們宣布:體育仲裁法庭今天做出了取消之前禁止球隊參與下賽季歐聯杯賽事的決定……埃利奧特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埃利奧特很開心能夠為AC米蘭在此次裁決中提供支持。我們的介入為俱樂部取得了一個積極的結果;”

  北京時間7月21日晚9點,“在上周完成所有權變更並由埃利奧特集團接管后,AC米蘭俱樂部在今天的股東大會上,選舉產生了新的董事會成員,這象徵著俱樂部新時代的到來。新的董事會由保羅-斯卡羅尼、馬爾科-帕圖阿諾、弗蘭克-蒂伊、喬吉奧-富拉尼、斯特凡諾-科奇里奧、薩爾瓦托雷-切爾基奧內、阿爾弗雷多-克拉卡和吉安盧卡-德阿萬佐組成。”

  顯而易見的是,隨着埃利奧特集團入主,以及李勇鴻、韓力、路博和許任碩的董事會職位被解除,紅黑軍團跌宕起伏的中資時代,在15個月的節點宣告結束。從上訴解禁,到董事會重組,告別了神秘的李勇鴻AC米蘭,似乎也與混亂揮手作別。

  早在7月11日,由於李勇鴻未能進一步償還3200萬歐元貸款,埃利奧特對沖基金創始人保羅-辛格曾經發表聲明稱:“在易主之後,擁有AC米蘭大部分股份的控股公司所有權和控股權已轉移到了由埃利奧特管理的基金之下。此次股權轉移是由於AC米蘭前任擁有者,違反了其在埃利奧特執行擔保之後的某些義務導致的……埃利奧特在接手AC米蘭之後的第一舉措,就是向俱樂部增資5000萬歐元以穩定俱樂部財政狀況,此外隨着時間的推移為幫助AC米蘭成長會繼續進行增資。”

  雖然已經被宣判出局,但李勇鴻仍然沒有放棄發出聲音,在一份公開信中,他如是表示:“至2018年6月30日,我一共為AC米蘭俱樂部支付了8.8億歐元,其中只有2.8億來自埃利奧特公司,剩下的部分由我個人支付……不得不承認我犯了個錯誤,在我作為AC米蘭老闆期間,我發現埃利奧特從一開始就表現的不像我想象中的合作夥伴,他們對於米蘭俱樂部複雜的管理不感興趣,儘管他們掌控着董事會。”在李勇鴻看來,“埃利奧特公司的行為一直被認為是掠奪者,是眾所周知的禿鷲行為。”

  關於中資時代的紛紛擾擾,各方聲音依然會層出不窮。但對於米蘭球迷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重獲歐戰資格以及讓俱樂部平穩度過這段時間。在AC米蘭發布的官方聲明中,除了法索內從CEO卸任,還包括“埃利奧特已經通過注資5000萬歐元,釋放了堅定支持俱樂部的信號,並相信今天的變革將對俱樂部取得長遠成功至關重要。”

  這個夏天之於AC米蘭而言註定漫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