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摔也難掩光芒!世界盃決賽全場最佳他當之無愧
格里茲曼和法國隊慶祝進球

假摔也難掩光芒!世界盃決賽全場最佳他當之無愧
帥氣的格里茲曼

  格里茲曼非常聰明。一個進球,一個製造對手烏龍,他是決賽絕對的主角之一、全場最佳球員。

  和姆巴佩幾乎瞬間“飛黃騰達”不同的是,格里茲曼是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他在少年就嘗盡人情冷暖,在成長時一點點在異鄉打拚,他在上屆世界盃還是那個哭得最凶的法國小孩……

  但現在,他笑了。

  足壇“小王子”

  作為在法國出生的孩子,每個孩子的啟蒙讀物一定少不了《小王子》。裡面有一句名言——“生而為人,既要有做夢的勇氣,也要有實現夢想的能力。”

  格里茲曼把這句話的大意文在了身上,因為他正是這樣想,也是這樣做的。

  二十年前的法國世界盃決賽,法蘭西大球場聲如海嘯。那一年C羅剛剛從馬德拉島到里斯本,那一年梅西還在與病魔抗爭,那一年年底姆巴佩才剛出生。

  那一年有個叫格里茲曼的金髮男孩,抱着足球歪歪斜斜地走到當時法國訓練基地的球場上,和小夥伴們一起索要法國英雄們的簽名:齊達內、亨利、皮雷、還有德尚……

  有意思的是,二十年前法國國家隊七號的擁有者正是如今的教練德尚。

  命運永遠是這麼奇妙,在所有人不經意的時候就悄悄埋下了伏筆,寫好了結局。

  追夢的路永遠是充滿艱辛,與無數個足壇勵志故事一樣,格里茲曼毫無意外地曾被裡昂、大巴黎等著名青訓拒絕。十三歲是如今不少“妖星”出名,走紅“球探網”的時候,格里茲曼卻才收到一張來自皇家社會俱樂部的紙條。

  就像電影《一球成名》的那個主角一樣,從小背井離鄉,在異鄉俱樂部過得“戰戰兢兢”的他,一直給人少年老成的感覺,生怕做錯一點教練就讓他捲鋪蓋回家,這也養成了教練說什麼格里茲曼做什麼的優秀執行力。

  皇家社會的球探沒有看錯,從西乙到西甲,短短數年,格里茲曼曾經僅位列梅西C羅身後。而他的陽光,他的帥氣,他的低調謙和,都成為了“足壇小王子”的加分項。

  作為邊鋒出身的格里茲曼,沒有太多花哨動作,沒有太多無謂的突破,合理,似乎成為他踢球的關鍵詞。就像他的外號“格子”一樣,格里茲曼一直將自己的言行“約束在格子里”。

  當然,乖巧的男孩也有叛逆的時候。2012年在U21歐青賽與挪威比賽的頭一天晚上,格里茲曼經不住誘惑跑去夜店狂歡,於是被法國足協在2013年12月31日前禁止參加任何國家隊比賽。

  好在經過反思,他再也沒有更多的負面新聞,而他的那些“夜店玩伴”如今也在足壇卻不知蹤影……

  “法蘭西萬歲”

  四年前,格里茲曼還身穿着法國十一號球衣,與德國一戰之後,作為西甲三大豪門之外聯賽進球最多的球員(那時他還在皇家社會),他卻沒有為球隊做出貢獻,年紀輕輕第一次參加大賽的男孩感受到了什麼叫“殘酷”。

  兩年前,格里茲曼已經是馬競隊內的頭號射手,法國隊的當家球星,在俱樂部里剛剛經歷“馬德里同城德比,七號之戰”的落敗。在自家門口的歐洲杯,他戰意甚濃,甚至梅開二度,終結了法國1958年以來大賽不勝德國的歷史。

  然而命運再一次玩弄了他,這一次讓心高氣傲的格里茲曼冠軍夢落空的還是那個熟悉的七號,C羅。

  更有趣的是,當年法國足協的一紙開除令,讓格里茲曼在皇家社會大殺四方的時候無法為國家隊征戰,他因為血統關係差點考慮加入葡萄牙國家隊,與C羅成為隊友。

  而看到他在法蘭西大球場的無語凝噎,人們彷彿想起2004年裡斯本光明球場C羅的哭泣。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命運給了兩個七號在冥冥之中更好的安排。也難怪歐洲杯后C羅在採訪中無意中透露,他與格里茲曼在邁阿密度假偶遇,格里茲曼大方地笑着說,“克里斯蒂亞諾,我恨你!”

  這似乎又成為足壇命運的傳承,畢竟彼時C羅已經三十一歲,而格里茲曼也不過二十五歲。

  今年的俄羅斯,是格里茲曼復仇的良機。就像2006年齊達內在世界盃賽場上一個個送走自己俱樂部老友勞爾、羅納爾多和菲戈一樣,格里茲曼領銜的“高盧雄雞”送走了大哥西蒙尼的祖國阿根廷,然後又用一傳一射親手終結了烏拉圭人的晉級之路,甚至把自己的俱樂部隊友兼好友希門尼斯在場上直接“打哭”……

  但是,格里茲曼有很分寸。

  在與烏拉圭隊比賽中,格里茲曼進球后不慶祝,他和上一場對阿根廷比賽后採訪怒吼“法蘭西萬歲”形成鮮明對比——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這是現在足球場上最缺乏的。

  在決賽中,他依舊是發揮最穩定那一個。即使第一個球的確有“假摔”嫌疑,但他的光芒又怎能因為一個疑似動作抹殺呢?

  陽光少年,總會成長,畢竟成年人的世界,有時更看結果。

  這大概也是人們認為即便法國出現一眾“天才球員”之後,格里茲曼依然是法國隊獨一無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