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能本想不引援但因2點改變主意 晚官宣不是吊胃口
魯能新援加盟

  儘管格德斯加盟魯能在13日轉會窗口關閉的那一天便已經明朗,但魯能最終在15日才官方宣布了格德斯的加盟,消息顯示西塞目前已經在預備隊報名,“讓人糾結”的塔爾德利仍舊在魯能一線隊。

  兩個變化導致加速引援

  在2016賽季的二次轉會期間引進了佩萊和西塞之後,魯能在隨後的2017賽季冬季轉會期、2017賽季夏季轉會期、2018賽季冬季轉會期,都沒有引進外援。

  連續三個轉會窗口沒有外援引進原因非常簡單,引援調節費出台之後,魯能的引援策略多少受到了影響,因為魯能的國企屬性,決定了他們必須符合政策走向,甚至魯能不允許支付違約金解約外援,關於這一點,記者此前也進行過極為詳細的解析;另一方面,當時吉爾、塔爾德利、佩萊和西塞的配置已經非常不錯,如果按照規定的引援調節費收取的標準線(不高於600萬美元)所引進的外援,能力未必可以超過這四名球員。

  2017賽季冬季轉會期,以及2018賽季冬季轉會期,魯能都在跟蹤甚至接觸過外援,甚至實質性接觸,也有過調整外援的計劃,但因為上述的兩個原因,這些跟蹤和接觸最終沒有成為最終的簽約。

  本賽季,山東魯能表現非常不俗,11輪戰罷,積分和上海上港相同,並列榜首,在這種情況下,各方都希望魯能能夠有所補強,尤其是在2017賽季,魯能的虎頭蛇尾讓魯能球迷非常擔心,所以球迷非常希望魯能能夠引援,求新求變,不至於被對手研究透了而導致成績下滑。

  和以往一樣,魯能在這個轉會期仍舊在跟蹤,甚至接觸部分外援,但此前的限制條件仍舊存在,其間有確切的消息顯示魯能一度準備放棄引援,繼續以現有陣容征戰中超聯賽。

  然而,兩個突變讓魯能的計劃被迫更改,第一個突變便是西塞的受傷,西塞在7月初的訓練中受傷,他在隨後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代表魯能出場。

  另一個事件則同樣對魯能的引援產生了影響,這便是塔爾德利的態度和狀態。

  6月8日,魯能結束了休假開始集中,外援則稍晚一點歸隊,但此時塔爾德利因為家中的事情(記者了解到塔爾德利確實有事情,而不單純是借口),歸隊時間推遲到了6月下旬,但歸隊后的塔爾德利狀態並不好,他連續缺席了魯能的熱身賽,7月8日魯能客場和貴州恆豐的足協杯比賽,塔爾德利同樣缺席。

  狀態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心態。塔爾德利和魯能的合同只剩下半年,塔爾德利有意續約,魯能同樣也有類似的意願,畢竟此前塔爾德利表現出了非常不錯的競技狀態,但是在合同談判中,困難還是出現了,年薪就是個障礙,合同年限同樣是個問題,從塔爾德利的角度講,他希望一個高薪和長期的合同,從魯能的角度講,則希望合同期盡量短一些,年薪自然也不可能調高,畢竟塔爾德利明年34歲,而魯能支付給塔爾德利的年薪要比他原本在巴西期間的年薪高了很多很多。

  世界盃也影響了塔爾德利的心態,塔爾德利一直希望參加世界盃,他也一直在為此而努力,他在前7輪中超打進了8個進球,但后4輪則沒有進球,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受到了他無緣巴西世界盃名單的影響。

  塔爾德利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球員,但他在心態上並不是非常成熟,他情緒化比較嚴重,進而帶來狀態的下滑,這讓魯能非常無奈甚至崩潰。

  魯能和恆豐的足協杯比賽,魯能只有吉爾和佩萊出戰,比賽打得非常艱難,綜合各方面的考量,魯能不得不緊急啟動引援。

  為何格德斯是先租後轉?

  魯能並非只有格德斯一個引援目標,杜杜同樣是引援目標,但杜杜的引進工作進展非常不順利。格德斯的引進工作非常迅速,整個談判過程只有幾天的時間。

  魯能官方宣布格德斯加盟的時間是15日,超過了轉會截止日2天,甚至很多球迷調侃說,這是魯能的一種營銷手段,但其實不然,魯能並非是吊球迷胃口,格德斯官宣與否,不但要看國際轉會流程,同樣還要看內部的流程,儘管內部的流程可能只是一種“備案”的方式,但魯能及投資方嚴謹的管理制度決定了俱樂部必須走完這些流程才可以官宣。

  另一方面,低調的魯能並不准備一次次官宣球員的轉入和轉出,宣布格德斯加盟的同時,還有3名小將進入一線隊,多名小將加盟其他球隊的消息公布。

  格德斯轉會的另外一個關鍵點是先租後轉的方式,目前格德斯是租借加盟,有關消息顯示,一年後有強制買斷的條款。

  不少人解讀為是規避引援調節費,但這未必符合事實,在此前,記者從魯能俱樂部方面了解到,魯能是實現了盈利的,尤其是2017賽季,魯能轉會收入高達5億以上,如果俱樂部達到盈利標準,那麼即便超過引援調節費的標準,按照足協的政策,魯能也不需要支付引援調節費。當然,魯能是否盈利,以及魯能是否需要繳納引援調節費,都需要足協的認證,目前足協方面尚沒有最後公布消息。

  先租后買,從記者方面了解到的消息顯示,更大的可能性和魯能自身的引援費用相關,過去三個轉會窗口沒有引援,便是引援費用受到限制有關,這一次,魯能外援層面遭遇突變,不得不尋求引援,在這種情況下,只能採用兩種方式解決引援費用,其一是投資方加大引援投入,其二則是將費用劃歸到兩個賽季,如此不至於出現引援費用不足的問題。綜合來看,第二種方式的可能性更大。

  不管如何,魯能擁有了一名實力不俗的、年輕有成長潛力高水平外援,對於魯能來說是一件幸事。

  暫時只能靠吉爾與佩萊

  格德斯的引援操作時間非常緊張,所以他的到隊時間自然也就推遲,目前來看,格德斯恐怕無緣17日魯能主場和上港的“榜首大戰”。

  更重要的是,塔爾德利恐怕也無法參加本場比賽,在這種情況下,魯能和上港的榜首大戰,恐怕只能依靠兢兢業業的吉爾和佩萊了。

  吉爾和佩萊的敬業精神確實值得尊重,像佩萊其實同樣是合同年,他恐怕也非常期待一份長期的高薪合同,魯能未必能夠繼續支付高薪,但佩萊在訓練和比賽中從無異樣的表現。

  回到這場“榜首大戰”,在只有吉爾和佩萊出戰的情況下,魯能的戰力和上港相比便有了明顯的差距,對於魯能而言,恐怕只能依靠密集的防守來遏制上港,進而尋求反擊的機會,但塔爾德利的缺席,讓魯能的反擊質量大幅度下滑。

  當然,魯能未必一定會掉鏈子,雖然魯能間歇期和足協杯戰績不佳,2平3負,但這5場比賽魯能都以進攻為主,丟球大都來自於對方的反擊,這一次對陣強大的上港,魯能最重要的還是耐心做好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