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足協續約亨利進展不順 雙方緣分或至盡頭
亨利(資料圖)

  勝負塵埃落定的那一刻,10日的聖彼得堡體育場有喜有悲,然而有個人的心情或許是複雜的,他就是頭頂法國傳奇光環、身在比利時教練組的亨利。

  亨利的法蘭西戎馬生涯,留下了51粒進球的隊史紀錄,以及1998年世界盃和2000年歐錦賽的“雙料冠軍”。如此傳奇,卻在世界盃半決賽坐在對手的陣營中,這種戲劇化的關係讓世界盃上的各路媒體如“鯊魚嗅到血腥味”一般,想要做做文章。社交媒體上,也有法國球迷討論着如果比利時隊進球,亨利會慶祝嗎?

  一場“硬碰硬”的較量后,法國隊最終以1∶0擊敗比利時隊挺進世界盃決賽。不管到底心有何屬,亨利最終平穩站在了中間地帶,沒有過多的感情色彩,沒有留下炒作的空間。

  賽前的輿論浪潮中,面對媒體採訪和開發布會的要求,亨利選擇了拒絕。比賽結束后,亨利先是挨個安慰了場上失落的比利時球員,之後跟法國隊員寒暄擁抱,期間他始終保持着失敗一方應有的表情。對祖國給予尊敬,對工作給予尊重,這就是亨利無聲的回答。

  亨利並非是在敏感時間刻意低調。據比利時媒體報道,自從亨利2016年進入比利時隊教練組后,儘管主帥馬丁內斯和隊員們經常被問到有關亨利的問題,但亨利本人一直都很低調,只接受過一次專訪。

  “我不是國家隊主帥,也不是助理教練,我是第三教練。從一開始我就跟每個人說,這不是亨利的個人秀,我來這裡是幫助主教練和球隊的,我會儘力讓球隊變得更好。作為一個教練,你不必過多提自己作為球員時的成就,而且作為教練,我還沒證明過自己。”亨利在那次專訪中說。

  古典名著《三國演義》中,徐庶身在曹營心在漢,終生不為曹操獻一計。但對於亨利來說,他選擇加入比利時隊與忠誠無關,這是一名職業教練對於自己職業生涯的一次職業的選擇。正如法國主帥德尚的一番話:“從他成為馬丁內斯助教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可能會有(對陣自己祖國)這種情況發生,對他來說這不容易,是個艱難、奇怪的情況……我替他感到高興,他是我很欣賞的人,他進入了正確的軌道。”

  在比利時隊的這兩年,亨利備受球員們的推崇,也開始以一名教練的身份受到各方的認可。比利時隊內頭號鋒霸盧卡庫現在是亨利的頭號“迷弟”,幾乎言必贊“大帝老師”,“他會把我一場比賽中的表現整理成資料,然後我們一起討論,一起尋找如何能讓我變得更好。我每天都能從他身上學到東西,如何跑位,如何創造空間,如何控球等等。”

  法國足協主席勒格拉埃也在近期的採訪中暗示,亨利是法國教練界的一顆“遺珠”,“在亨利身上我們的視野或許有些狹隘,他和足協聯繫的也不是很密切,我對此感到遺憾。成為助理教練對他是一個非常正確合理的選擇,就像齊達內最初在皇馬時一樣,我堅信他會有一段非常美好的執教生涯。”

  亨利和比利時隊的合作,目前看來很可能即將走到盡頭,雖然比利時足協想續約“大帝”,但亨利本人還未接受。世界盃后,他將何去何從?

  至少,接下來的決賽,亨利可以全身心地做一名法國球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