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梅西C羅在世界盃上 不能像大羅老馬那樣了
梅西和C羅踢不出俱樂部的那種carry狀態

  世界盃是全球最具影響力的足球賽事,在這個最大的足壇舞台上,人們自然期待着最強的超級球星們能夠閃耀光芒,率領國家隊不斷前進。具體到這個夏天,最受矚目的自然是梅西、C羅和內馬爾。儘管三人都全力奮戰,但他們所在的國家隊無一進入四強。數據上來說,C羅的4場4球最耀眼,梅西4場1球2助攻,內馬爾5場2球1助攻也都可以,但除了C羅帽子戲法戰平西班牙,梅西絕境中進球助球隊出線之外,三人都沒有留下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似乎不太符合人們對世界盃上的超級巨星的印象。

  其實不只梅西C羅內馬爾,縱觀本屆世界盃淘汰賽的進球,你就會發現沒有多少持續carry的球星出現。淘汰賽至今為止35個進球,除去兩個烏龍球,剩下33個進球中竟然有10個是由後衛打進的,佔了將近三分之一。只有格列茲曼是兩場淘汰賽都進球,其中一個點球,一個門將失誤的遠射球。算上單場梅開二度,淘汰賽到現在進球超過1個的也只能再加上姆巴佩和卡瓦尼。還記得上屆世界盃的1/4決賽,晉級的四支球隊都是靠誰進的球嗎?除開荷蘭是0-0點球勝,剩下4個來自獲勝方的進球分別歸屬伊瓜因、胡梅爾斯、蒂亞戈-席爾瓦和路易斯——對,4個球里3個是中後衛進的。胡梅爾斯自己發推說了:“現在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中衛都在打入重要進球,反覆提醒着我對陣韓國比賽中的好機會。”沒錯,那場比賽拯救德國隊的本可能就是他。

  其實這樣的趨勢,從最近三屆世界盃的冠軍球隊就已經可以看出一二了。如果問你,最近三屆世界盃冠軍球員中,單屆淘汰賽進球最多的是誰?恐怕沒有幾個人能說出正確答案許爾勒。而除了他以外,只有比利亞能夠在不止一場淘汰賽中進球。何況許爾勒的3個進球中,后兩個還來自5-0領先巴西之後的下半場。就算把範圍拓寬到過去三屆所有的四強球員(不算三四名爭奪戰的進球),也只有齊達內、克洛澤、穆勒和斯內德能夠在單屆淘汰賽攻入至少3球,斯內德的4球是最多的。從人們印象中carry球隊的概念而言,齊達內和斯內德是最突出的。從持續性來說,齊祖4場淘汰賽全部進球或助攻,斯內德4球1助攻參與進球佔全隊71.4%。在決賽中,兩人也不乏幫助球隊獲勝的機會,齊達內的頭球被布馮神撲,羅本沒能把握住斯內德傳出的單刀良機。

  如果把“淘汰賽carry”和奪冠這兩個條件合起來看的話,世界盃上一個這樣的人物還是2002年的羅納爾多。而像更早一些的羅馬里奧、馬拉多納和保羅-羅西,也都是很好的例子。而在幾屆世界盃的征戰中,梅西和C羅都沒能踢出這種級別的發揮。C羅最好的成績是2006年的四強,那時候他只是個小將,而最近三屆他沒能贏下任何一場淘汰賽;梅西2014年世界盃進了決賽,拿了賽事最佳球員,已經是非常出色的賽事整體表現了,但淘汰賽只有1個助攻進賬,多少令人覺得“辜負了期待”,儘管阿根廷巨星的場上表現未必那麼不給力。內馬爾本來被期待率領奪冠大熱門巴西一路前進,但他淘汰賽的發揮也遠沒有想象中搶眼。

  其中一個原因自然是球隊配置,這不是甩鍋給隊友,而是球員個體能力再突出,也需要隊友的支持。在讚揚2002年世界盃的大羅時,人們不應該忘記里瓦爾多和小羅的貢獻,以及巴西穩固的防守和邊路雙卡的作用。就說“隊友不給力”的馬拉多納,當時的隊友布魯查加俱樂部生涯不算輝煌,但不能由此就定義他的水準,畢竟國家隊還有體系一說,國家隊發揮比俱樂部好的球員絕不少見。在1986年決賽馬拉多納遭遇嚴密限制的情況下,布魯查加承擔了不少推進任務,並且接老馬助攻打入絕殺球。梅西的隊友名氣是響,但在和他配合的方式上總沒有足夠的默契,最缺的哈維/伊涅斯塔/阿爾巴式搭檔在阿根廷很難找到;C羅好不容易在前年歐洲杯上找到了最合適的配置和打法,但歲月不饒人,兩年之後葡萄牙陣容的整體強度和狀態都下滑了不少。

  另一方面的討論則關乎不同年代球員的個人能力,這要說起來就比較複雜了。馬拉多納在1986年世界盃上留下了兩個連過數人的經典進球,其中對陣英格蘭的那個堪稱“世紀進球”。但如果考察對陣比利時的這個球,你會發現在老馬接到球之前,比利時的中場中路出現了巨大的真空地帶,讓老馬能夠從容在最有威脅的位置持球。如果梅西這樣持球開始盤帶,他能不能進球?如今的比賽節奏越來越快,防守組織性越來越好,策略也非常清晰,智利隊就會採取適度放掉其他人的策略來圍堵梅西,夾搶的強度和時機也不錯。把老馬或者大羅放到現在,能過多少人,能進多少球?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觀點,但對於這種特別突出的球員,集體性更好、協作性更強的防守策略是肯定準備好了的,他們要面對的防守動作未必那麼兇悍了,但防線更嚴整了。

  在整體防守提升、國家隊默契程度下降的大背景下,國家隊比賽里的進攻越來越難,防守越來越容易。強如阿拉貢內斯08年的西班牙,對上意大利的時候也被對手逼平拖進點球。尤其是越到淘汰賽靠後的階段,先進球就愈發重要,一個進球的差距可能就徹底挽回不了了。上一次雙方都有進球的世界盃、歐洲杯或者美洲杯決賽是什麼時候?遠在2006年!上屆世界盃不算三四名總共15場淘汰賽,有多達8場都是90分鐘不分勝負。這屆打到現在,點球已經有了4場。整體進球數下降,淘汰賽進球難度增加,對手不惜代價也要掐住核心得分點……如果你是球隊的絕對頭牌,淘汰賽想指望點球或者直接任意球之外的方式破門,難度可想而知。C羅被烏拉圭防到全場禁區里觸球才2次,凱恩也被瑞典防到全場禁區里觸球2次,比利時三人組的情況差不了太多。

  當然,這不是說球星們就沒有在場上做出貢獻,比如梅西對陣法國的時候有兩個助攻,C羅的牽扯幫助佩佩頭球扳平烏拉圭,阿扎爾的突破支撐起了比利時的反擊推進。這也是出色的球星利用個人能力做出的改變比賽的舉動,只是他們的這種影響形式,跟昔日國家隊比賽中動輒“球王降世”一己之力的觀感不同。以前說淘汰賽關鍵時刻看巨星,但如今在巨星被限制時的多點開花反倒很重要。歐洲杯決賽C羅傷退,葡萄牙就有埃德可以站出來。不算烏龍球的話,本屆四強中法國是進球最集中的,格列茲曼和姆巴佩包辦6球,但帕瓦爾和瓦拉內也有貢獻;英格蘭在6球的凱恩之外還有4人進球;克羅地亞和比利時則是多點開花,格子軍團8人進球,歐洲紅魔更有9人。如果互相抑制對方的球星,這兩隊會不會更有可能“放冷槍”?

  整體防守越來越嚴密也好,國家隊默契度和整體進攻能力下降也好,還是現在這些核心們能力就是不及以前的核心們也罷,總之這個現象的出現是有着多方面原因的。但愈發明顯的一個趨勢是,想要在國際大賽里再看到這樣一路carry的個人色彩濃烈的神勇表現,是越來越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