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媒:保利尼奧可做到無縫連接 必然解決腰無力問題
保利尼奧回歸恆大

  離中超聯賽重啟還有一周多的時間,廣州恆大高調地吃起了回頭草。保利尼奧的回歸給這支中超霸主球隊打上了興奮劑。毫無疑問,這是廣州恆大最需要的一名外援,關鍵的位置以及在巴薩和世界盃的經歷,讓保利尼奧成了整個中超最大牌的外援。當然,這要基於貢獻了兩名中超外援的比利時隊無法奪取世界盃冠軍。

  伴隨着保利尼奧的回歸,各種故事的版本也開始出現,但對於這支急需尋找強力外援的球隊來說,無論是“主動聯繫”還是“優先買斷”,這些都不是俱樂部在意的重點。保利尼奧的到來,最關鍵的是他能夠解決廣州恆大存在的問題,幫助廣州恆大守住這個賽季的最後一條戰線。作為許家印盛怒之下更換外援指示的一部分,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一樣在這個賽季有着重要的戰略作用。

  在目前的廣州恆大的戰術體系中,卡納瓦羅對於斯科拉里當初的打法主要還是沿襲,並且慢慢地從局部開始加入自己的戰術思想。所以即使離開一年時間,保利尼奧對這支球隊依然熟悉,並且能夠做到無縫連接。此前的比賽廣州恆大受困於後腰位置的薄弱,而保利尼奧的回歸必然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無論是否防守還是進攻,保利尼奧的回歸都能夠加強。

  所以保利尼奧的回歸作用是顯而易見的,但卻並不是沒有隱患存在。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奧佔據了夏季轉會後更換外援註冊的僅有的兩個名額,這意味着J馬丁內斯已經無緣下賽季註冊名單。且現有的註冊外援當中,廣州恆大需要撤下兩位球員。

  金英權“當仁不讓”地成了首先被撤的球員,梅方的復出以及張琳M在鄧涵文存的在情況下可以拉到中路,讓韓國中後衛已經是可有可無。

  另一個被撤的外援是誰?常規情況下必然是后腰位置的古德利——而這恰恰是隱患所在。從2017賽季中超開始至今,保利尼奧一直都是“連軸轉”沒有“休賽期”。他在2017年中超踢到8月時加盟巴薩,無縫銜接進行了西甲一個賽季的比賽,踢了34場西甲聯賽,9場歐冠聯賽,6場國王杯。同時保利尼奧還跟隨巴西國家隊進行了18場比賽,大部分都是世界盃預選賽和俄羅斯世界盃這種重要比賽。

  在一年半時間裡,保利尼奧一共踢了96場比賽。而巴西從世界盃出局的7月6日開始算起到廣州恆大在聯賽的下半賽季首戰,也只有12天的間隔。這些必然對保利尼奧的體能狀態帶來影響,除了影響之外更可怕的事情是疲勞感加大傷病概率。

  所以保利尼奧直接替換掉古德利會是一次賭博。賭的是保利尼奧不會受傷而導致后腰位置無人可用。然而如果留下古德利,阿蘭、高拉特兩人又能犧牲誰?這是很難抉擇的問題,阿蘭熱身賽表現很好,高拉特則有球隊求購,但廣州恆大想和他續約。

  最理想的狀況很難出現,廣州恆大唯一企盼的就是保利尼奧千萬不要受傷。至於其他包括買斷費用以及“奢侈稅”,還有翻倍的年薪,這並非這次轉會的重點,畢竟無論廣州恆大是否吃虧,他們能夠花出這個錢定然是覺得值得。